文章

為什麼綠化天台在現代城市不可或缺

通風窗或太陽能板一直是常見的綠色建築元素,如今越來越多物業引入綠化天台,為打造更清潔城市出一份力。

2020年 09月 23日

世界許多著名的城市,都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綠化天台越來越普遍。

無論是在芝加哥摩天大樓頂上精心培養的空中花園,坐落在香港寫字樓大廈之間的都市農莊,還是許多哥本哈根市内物業頂上的綠化空間,更多城市已經制定有關的城市規劃條例,強制性實施項目。

以多倫多為例,該市早在2009年實施有關條例,地產商必需將超過21,000平方呎的新建築物或加建的新翼的天台綠化。自此之後,根據條例,建築物最少20%至60%必需進行綠化。地產商可以選擇付費不參與計劃,但根據多倫多市政府的數據,只有不到10%的地產商選擇退出。

世界其他城市亦選擇了更靈活的政策,鼓勵業主將天台綠化。在三藩市内,新建築物天台上至少15%至30%,必須設有太陽能板、綠化天台或兩者兼備。

仲量聯行規劃、發展和歷史建築顧問Isabel Scruby 表示:「越來越多城市致力改善空氣質素,防止熱浪期間的洪水和熱浪,將大自然融入城市環境當中,各地方政府的政策會繼續發揮關鍵作用。」

綠化天台的發展已經進行多年,這個理念始於50年前,當時位於杜塞爾多夫(Düsseldorf) 和斯圖加特 (Stuttgart) 等德國城市的慈善機構或建屋合作社發起綠化天台項目,這些城市如今被視為歐洲綠化天台之都,現在綠化天台的發展已經很不同了。

推動綠色未來

如今,商界對綠色商業理念的認識及認同已經提升。在德國漢堡,漢堡投資促進銀行 (Hamburg IFB bank) 提供高達50,000歐元的補貼,支持住宅和商業建築打造綠化天台。

在美國,華盛頓市的雨水處理法規和費城的稅收抵免計劃,亦鼓勵業主將天台綠化。

現時,倫敦並沒有制定類似的措施,但市内綠化天台佔英國整體綠化天台的42%,部分項目設於Barnet的Collingdale Gardens和Islington Square之類的住宅項目。

Isabel Scruby 表示:「自2008年以來,透過《綠化天台和牆壁政策》(Living Roofs and Walls Policy),倫敦不斷發展城市绿化、綠化牆和綠化天台。」

仲量聯行上游可持續發展服務團隊顧問Erin Williams表示,綠化水平較低的地區較難推動天台綠化。「更多發展商和業主需要支持這個理念。」

從運輸材料到天台、灌溉和雨水管理,投資者和租戶還有一些實際的問題需要克服,但他們可以透過綠化天台得益。

Williams指:「有時候,地產商需要更了解綠化天台對地產業的長遠價值和能源效率的影響,才會更支持綠化項目。」

儘管各個城市的電力費用各不相同,但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估計,綠化天台可以減少多達75%的空調使用量。

密西根大學2006年的一項研究,將打理傳統天台預期所需的成本與21,000平方呎綠化天台所需的成本進行比較,發現在項目整個生命週期内,綠化天台助業主節省約200,000美元,其中將近三分之二關乎電費。

吸引租戶

綠化天台或會被空置、用於休閒娛樂,或用於提升租戶的健康和福祉,但亦有些天台被用作其他用途。

隨著公眾對氣候變化日益關注,對本地農作物的需求不斷增長,都市農業開始興起,不少天台提供合適的高質環境,讓租戶用於種植農作物。Agripolis的Nature Urbaine被譽爲全球最大的都市農莊,該公司最近在巴黎市中心開始營運天台農莊。

在英國埃克塞特 (Exeter),Crown Estate的Princesshay 天台花園設有五個蜂巢、果樹和香草園,約100,000隻蜜蜂居於這裏。自2012年花園開始營運以來,位於物業下層的店舖有出售花園所收成的蜂蜜。

Williams 指:「利用天台種植水果和蔬菜,可以助於擴大空間的用途,天台不止可以用於娛樂。用戶亦可以從中得益,同時也可以讓社區和本地生態受惠。」

香港吉田大廈業主YKK集團,於大廈經營9,000平方呎的都市農場,種植蔬菜,並將收成捐贈給本地慈善機構,以幫助有需要人士。

YKK集團董事兼工廠經理Sotomi Funasugi表示:「我們將大廈内未被充分利用的空間變成了充滿活力的空間,租戶樂於在那裡種植。天台不單止提供一個讓租戶可以放鬆和社交的地方,而且還通過支持當地慈善機構,給學童機會學習種植蔬菜,加強我們與社區的聯繫。」

Williams 指,雖然綠化天台的數目不斷增加,用途亦更多元化,但這個概念仍有進一步發展的空間,其他地方可以向巴黎綠化天台發展借鏡。

Scruby表示:「隨著城市規劃政策不斷完善,對地產商的想法產生更大影響,發展綠化天台很可能會成為規劃申請的一部分。我希望會是這樣,我們還沒達到這個程度,但已經取得進展。」

對文章感興趣?